工作第一天,準備賠 750 萬

我 : 『爸,我今天拍照,有一個戒指還的時候店員說有刮到,是祖母綠,可能要賠耶』

園長爹 : 『..........(五秒),多少錢 』

我 :『750萬,但應該不會要我賠全部啦,可是真的不知道要賠多少 』

園長爹: 『.......................................(10秒),看他們怎麼說吧 』

這是八年前園長剛入行第一次拍照,就立刻上的一堂震撼教育。

還記得當天因為是第一次拍照興奮的不得了,看著那些平常鎖在陳列櫃,或是記者會上尊貴躺在珠寶盤中的千萬甚至上億珠寶,就這樣按照自己安排的時間,紛紛由公關以及保全護送到攝影棚,然後公關們再配合自己設定好的構圖,依序把珠寶們放上已經 Setting 好的背景中。都還記得那時覺得自己酷斃了,覺得自己好像好萊塢大導演,一群千萬片酬的大演員就這樣被呼來喚去。

結果,拍完之後,其中一名演員經紀人打來說,旗下明星臉刮傷了,要導演有心理準備,支付保險賠償金。

這就是所有雜誌上那些美麗畫面,背後編輯們的辛酸真實面。

園長最喜歡的雜誌是VOGUE 義大利版,最喜歡的攝影師是Tim Walker ,Miles Aldridge,Greg Lotus 和 Annie Leibovitz。它們的共通點就是都有強的 "故事性",其實不太像時尚頁面,比較像是電影分鏡表,有時甚至服裝根本看不太清楚,但少少的十頁單元,像極了一本電影濃縮版,記得數年前時去義大利旅行時甚麼都沒買,就買了一整個行李箱雜誌,拖到連箱腳都斷了,到現在雜誌都黃了也黏了,園長還是小心翼翼收藏著這些大師們作品。

園長小時後最大夢想是當導演和電影服裝師,總覺得大頁面拍照一定要有劇情,畫面要和讀者有共鳴,然後才能讓人過目不忘,所以每次拍照前光想劇情就要花好久時間,然後規畫好分鏡表之後,就是找道具。

找道具絕對是最痛苦的一個環節,一開始真的會完全不知該到哪裡找,終於找到了也不一定是你想要的,園長曾經因為前一天還找不到符合標準的道具在街上大哭過。然後下大雨了,手遮的絕對不是自己的頭,而是道具,因為一但有瑕疵,這個月薪水又沒了。

至於道具的困難度也是有讓你想死和只是皺眉的差別,園長借過最難的道具是飛機,和松智松高路信義區凌晨封街六小時,難是難在你不能花任何一毛錢,要想辦法跟機場談條件,讓它們將整個飛機跑道清停,又停一台空機讓雜誌社拍照。還有市政府願意派警力協助拍攝。

再者,每個品牌都覺得自己當然是主角,要怎麼讓這些千萬片酬演員,最後看到片子時皆大歡喜,也是一門學問,偏偏項鍊,耳環,珠寶錶,戒指....,就是有大小之分,當此吋差別這麼大時,就得靠構圖上取巧,讓小件珠寶在畫面上不吃虧。

最後,為了能精準掌握畫面,不讓公關們帶一大堆珠寶然後現場才挑要拍甚麼,就得一家一家去店上看珠寶量大小。終於開始拍時,又要在短時間之內馬上Setting 好,有時和攝影意見相左也要想辦法溝通。

作編輯最痛苦的part,園長絕對投大頁面拍照一票,但最享受最有成就感的Part,也還是投大頁面拍照一票。曾經聽過攝影師說模特兒如果在鏡頭前超到位,會有高潮的感覺,這個說法真的不誇張,園長好幾次身有同感。

一個大頁面的成果,絕對不是一個人的功勞,編輯,攝影師,髮妝師,模特兒,甚至是小小道具,全數都要和諧而有默契的互相拉扯,最後才能激撞出一支美麗舞曲,下次如果翻雜誌時看到喜歡的大頁面,也多停留幾秒注意工作人員名字吧,他們可都是才華之人呢。

至於那顆祖母綠戒指,最後園長究竟有沒有賠,賠了多少 ? 就當是秘密吧,只能說,園長老爹養了一個愛作夢的女兒,頭髮白了不少阿........


Archive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