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 with Master

Chief Creative Director  

MIKIMOTO

Yo shio Sato 佐藤佳男

   蓄著半長髮,也不像一般日本人總精心打扮、甚至任由歲月猖狂在黑髮裡說白,以往疑惑為何佐藤作品大膽,在親見本人後一切不言而喻,我甚至覺得那一身西裝困住了他。心想這位外表很藝術家的首席設計總監,勢必與經歷過個人風格與品牌走向纏鬥而有多場腥風血雨,沒想到,佐藤對的忠心,就像德川家康之於江戶幕府,我誤以為西裝是枷鎖,其實左領扣別上珍珠後,那是授勳的一份認同,而佐藤也的確未辜負使命。

 

   談到如何在自我和品牌間取捨時,佐藤說:「我自己在外還是會參加設計比賽,但進到中便會捨己,我們設計團隊總共有二十位設計師,從20歲到50歲都有,大家公平競爭比稿,我的責任就是把團隊提升到該有的方向,這也是我最大的成就感」,「沒有人會不喜歡珍珠的,如果戴了之後感到老氣,那是因為所選不對,就像年輕女性吧,本身早已美麗,又何須多加輟飾,一顆就夠了,而這樣配戴又怎會老氣呢?」

 

   讀到這兒,你大概以為佐藤保守吧!或許往後也對不抱期待,心想這樣“護主“的設計總監,品牌還能玩出甚麼新意,那這可又誤會大了!以往只將珍珠母貝鑲嵌於鉑金,但佐藤卻像多氣孔而容易龜裂的土耳其石下了戰帖,而他也成功了最新頂級珠寶系列就能看到珍珠母貝和土耳其石兩相結合的精彩作品。這是我和自己衝突最多的一次採訪,因為佐藤對忠心不二的言詞牴觸了他不修邊幅的藝術家外表,勇於挑戰讓珍珠有了全新樣貌,卻又顛覆了品牌之下的歷史包袱,從採訪前、初見第一眼,到訪談結束,佐藤不斷推翻我對他的認知,很有趣。

 

(刊載於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