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uis Vuitton

Adevertisement

  穿 越 時 空 之 旅

     這絕對是一場穿越時空之旅。「Dentelle De Monogram」 Peter Pan 圓領頸圈所鑲嵌的是古董圓鑽,同時選擇了古老玫瑰式切割法,而這正是維多利亞時期風格,胸針能同時配戴於領口前襟,這也是十九世紀末期「美好年代」相當流行的一種服裝文化。當我們都還沉醉在濃濃復古氛圍時,又立刻被「Galaxie Monogram」頸鍊的未來感線條帶到了外太空,而藍色陶瓷由密漸疏鑲嵌於白鑽之中,更讓頸鍊就像數億顆星星銀河,如今,LV與 Lorenz Baumer不惜將整片銀河摘下,只為成全女人一身燦爛。此外,中世紀神聖羅馬風格也在「Monogram Infini」中展演盛世,十八世紀後期琺瑯機刻花紋工藝又同時在「Flashforward」手鐲上精緻刻劃Monogram圖案。所有不同時代精随全都轉化在<VOYAGE DANS LE TEMPS>中,而這不正好呼應Lorenz Baumer所強調的「Traveling through time」(穿越時空)。

 

     LoeonzBaumer過往作品裡,LV意象總是非常強烈,像是「花形」與「星形」切面鑽石向來都非常放肆的展演著,但這次卻好含蓄,不自覺猜想 Lorenz Baumer是否想把個人光環超越品牌之上?Lorenz Baumer告訴我們,每每創作一個全新系列時,全世界的珍稀寶石都會被放在他眼前,就像「Fleursd’eternite」長項鍊中,能收集兩顆色澤以及克拉數完全一樣的Tourmaline有多不容易,他將它們組合設計出令人”Surprise”的驚豔作品,但卻又必須”Not Surprise”因為讓LV品牌精神延續,是他在創作時絕對不能忘記卻重要環節。講到這Lorenz Baumer拿出了「Dentelle De Monogram」戒指,指著側面要我們注意看「花形」切面鑽石就藏在其中,而「Galaxie Monogram」頸鍊中的單顆「星形」切面鑽石,也低調地被眾多馬眼型及明亮型鑽石包圍著。於是我懂了,Lorenz Baumer並非想把個人光環凌駕在品牌之上,風格也並非”膽小”了而是他讓最精彩的,都內斂地藏在細節中,「Detail is the point」 (細節即是重點)讓我們重新省思,美麗本該細品,而非囫圇吞嚥。每當Lorenz Baumer將展珠寶從\展台取下為模特兒穿戴時,現場媒體們更頻頻發出讚嘆聲,每件作品在展台上時你會以為很堅硬,但取下後全都像水那樣柔軟,「真像布料、簡直就是皮膚的一部分」好多人這麼形容,但我看著白鑽散發出的光影,更像水一樣波光粼粼流洩在模特兒頸間和手腕上,動人景象至今難忘卻。當然,珠寶柔軟度以及像是「Galaxie Monogram」頸鍊同時可以拆解做手鍊配帶,的確證明了「Easy to wear」(易於配戴) ,不過我認為這句話應該更廣意解讀,<VOYAGE DANS LE TEMPS>每件作品都能讓女人輕易在各種場合、任何時段都地體美麗,正如前篇專訪中Lorenz Baumer曾說:「我總是為女人各種不同生活型態著想」。 

 

(刊載於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