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 with Master

Creative Director of  Fine Jewelry 

HARRY WINSTON

Sandrine de Laage 

    中國春秋時代,有位十分擅長鑑識馬匹優劣的人,名為孫陽,受楚王之命,他必須為王尋找千里馬,好讓楚王在戰場上戰無不勝,但無論如何尋覓,就連盛產名馬的趙燕一帶,孫陽依舊苦尋未果,某天,當他正失望從齊國打到回府時,在路上看見一匹馬兒正步履蹣跚拖著鹽車,孫陽近看,原本氣喘吁吁的馬兒頓時昂首嘶叫,就好像一直在等待知音出現,孫陽從嘶聲中辨知此為難得的千里好馬,於是獻給楚王,楚王因而重用孫陽,之後眾人便將傳說中管理馬匹之神「伯樂」,用來稱名孫陽。伯樂與良馬,一段美麗的東方歷史故事如今在西方上演,一位名為 Sandrine De Laage 的美麗女子與相遇了,而Harry Winston 則是西方世界的伯樂,而則是那匹佳駒,透過鑽石,他們在頂級珠寶領域中攜手創下場場漂亮戰績,奪得「鑽石之王」冠冕。其實一開始Sandrine De Laage並非出身於專業珠寶設計而是市場行銷,但她年輕時就有兩個夢想,希望能住在世界能量中心參與設計,另一個則是在世界頂級珠寶殿堂裡工作,而位於曼哈頓的Harry Winston,讓她同時實現了心中這兩個從未改變的夢想。「Harry Winston設計資料庫就像一座寶庫,藏有超過千件設計元素,這座寶庫提供整個設計團隊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靈感來源,儘管歷史已如此悠久,早已身負盛名,但依舊堅持不大量製造,而是如縫製高級訂製服去打造每一件珠寶,這讓我感到無比快樂,龐大資源加上工藝技術上的堅持,讓創意無限延伸而且是以最美麗的容貌呈現在世人眼前。」驕傲而滿足的侃侃而談。2011年,Harry Winston與Sandrine De Laage又打了一場規模極其盛大、名為「Ultimate Adornments 錦領頂級珠寶系列」的漂亮戰役,這場戰役中共出現七位將領,他們各有所長且身懷絕技。

    第一位「Caftan By Harry Winston」特別擅長演驛印度傳統服飾文化,同時採用爪鑲、排列鑲嵌、包鑲、以及鑲嵌四種鑽石鑲嵌工法,來表現當中的線條比例。第二位「Oipao by Harry Winston」特別擅長演驛中國旗袍,將所有寶石精算調校,最後讓圓形明亮式切工鑽石有了流暢輪廓,在鑽石手環身上,可見700顆鑽石精準鋪陳出中國旗袍的剪裁結構,這項技術實屬之難,只有對旗袍製作稍有涉略,都知道最困難的就是必須將軟布弄挺後再縫上硬扣,而系列卻是要將堅硬鑽石,製成貼合人體線條的珠寶作品,這兩樣工藝看似相反,但都是讓人體曲線獲得更好樣貌,只是所透過的媒介,一為布料,另一則為鑽石。

 

   「第三位「Deei by Harry Winston」擅長演繹蒙古服飾,將鈕扣開襟這種摺領效果呈現,工匠必須精算鑽石間距後重新切割,如此鑽石才不因彼此靠得過近而撞損,也不因過遠而犧牲了整體線條以及光彩輝映。第四位「Draperie by Harry Winston」擅長演繹圍巾的柔軟垂墜感,採用爪鑲工法,呈現復古好萊塢女星的慵懶韻致。第五位「Queen by Harry Winston」尤其讓人讚嘆!世界文化遺產「女王花邊」法國阿郎松針織花邊,因為太陽王路易十四而被完整流傳下來,今天則被「鑽石之王」選作設計主題,與是奢華工藝的世紀傳承象徵。第六位「Guipure by Harry Winston」擅長表現花朵圖案,運用鑽石交織出立體層次,將Guipure蕾絲細緻表現在慎密而複雜的鑽石鑲嵌中。最後一位「Ms. Winston」則是設計團隊向海瑞‧溫斯頓先生愛妻Edna致意之作。海瑞‧溫斯頓先生曾說:「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將鑽石鑲嵌在女人皮膚身上。」而此系列正是這句話的實現之作。每一件作品都有如頸部曲線向下延伸,其中溫斯頓手環鑲嵌高達45.51克拉超過175顆鑽石,以及超過180克拉Ms.Winston鑽石項鍊尤其動人。


     最後,Sandrine De Laage娓娓說到:「其實我只是延續了的美好堅持」,這位在超過40年之久的首席珠寶設計,總是擷取世界各國國度中最具特色的服裝美學,將他們表現在珠寶設計上,不單只是印度,舉凡中國、蒙古、歐洲,甚至美洲,都透過鑽石讓文化遺產得以重新表述,而我何其幸運,與設計團隊一同習得大師風格,呈現各種不同樣貌的珠寶作品,讓女人們無論是想讓自己更優雅,或是紀錄生命中某一個別具意義的美麗片段,都能挑選到最出色的演繹者。

 

(刊載於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