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

       關於愛,每個人解讀各有不同,有的只求一場驚心動魄,若不能刻苦銘心,天長地久反倒成了歹戲拖棚。有人則尋覓一份交心,就像Vivienne Westwood五十歲時和小她23歲的第三任丈夫Andreas Kronthaler 結婚時說,直到遇見了Andreas她的靈魂才真正完整。愛情的保存期限當然不能用克拉數來測量,畢竟有太多貴族出身的皇室新娘在婚姻裡早早退場,也有指間毫無鑽石點綴的平民新娘,卻和另一半攜手到老。不過,即使這不是愛情的絕對衡量機制,但它被贈予時的那份心意,以及受禮者收到時臉上所綻放的光采,確實記錄了愛情最初、最美好的模樣。今天,就讓珠寶來引路,讓我們隨之去看看,在珠寶裡,那些愛情故事的過往和未來。

 

珠寶裡的愛情故事

 

  其實最早出現在婚禮中的珠寶並不是戒指而是「結婚禮物(corbeille de marriage)」,這是法國從17世紀一直流傳至20世紀的一項傳統,男子會用蕾絲籃裝滿了珠寶送給未婚妻,新郎父母則會在結婚證書簽署那天將「結婚禮物」交給新娘,而籃中所有珠寶飾品都會標註有餽贈者名字。1953年時西班牙胡安王子(Infante Juan)與波旁王朝Mercedes公主的結婚禮物,便盛滿了整箱滿滿的冠冕、珍珠項鍊,和寶石胸針,光是一份結婚禮物就能買下整座王國。而訂婚戒指前身則是「冠冕(Tiara)」,平民百姓用各種漂亮植物編織,皇室貴族當然就以寶石來打造,不過將這種本來只是婚禮飾品帶進時尚界的則是約瑟芬皇后,在CHAUMET被拿破崙欽點成為約瑟芬皇后御用珠寶商之後,更持續製作超過2,500頂冠冕流傳至今,幾乎和愛情珠寶畫上等號。

 

   而以珠寶來寫愛情故事最知名戀人,當然屬溫莎公爵夫婦和理查波頓與伊利莎白泰勒,舉凡Cartier、BVLGARI、Van Cleef&Arpels、Harry Winston、Tiffany全都親自見證過這兩段愛情,甚至還為他們曾經買下的作品舉辦過單一主題展覽,而從他們所訂製的款式中,也清楚可見兩位女主角風格大不相同。溫莎公爵夫人講究時尚,因此溫莎公爵為她訂製的珠寶造型多半複雜,而伊莉莎白泰勒有著明星身分,於是查理波頓多選擇珍稀巨鑽或寶石贈予,好讓愛人能成為焦點。

 

愛情中的未來珠寶

 

  珠寶曾經記錄了無數愛情,那愛情故事裡可以看見珠寶未來模樣嗎?當然能,就像女人過去會因為浪漫詩詞而點頭,但未來則是看男人在Line上是否老是已讀不回而決定,愛情都與時漸進了,珠寶當然也得跟上時代。1888年時BOUCHERON創辦人Frédéric Boucheron在一次遠行前為妻子訂製了一條蛇形項鍊,希望此守護象徵能代替他陪伴在摯愛身邊,爾後蛇便成為品牌最重要經典符號,以越來越抽象的方式詮釋,如今就連蛇頭甚至只用水滴形來隱喻表現。而香奈兒女士在情人Boy Capel獻給她第一簇山茶花後,從此便占嶺了整座香奈兒王國,一再被運用於珠寶設計中,但早期多半只見單一材質,現在卻能看到珍珠母貝、尖晶石、瑪瑙…等各種有色寶石,也算是因應現代人多面相的生活形態。

 

   至於過去並沒有知名愛情故事加持的品牌們,當然也不能在此題缺席,畢竟珠寶正是一份對美好的奢華想像,而愛情確實讓人感到世界有多美好。TASAKI和LV看待愛情很直接,就這麼把愛心形狀鑲嵌進作品裡,不過TASAKI很有趣,將愛心設計成籠子形狀,是不是在隱喻婚姻其實也是枷鎖?PIAGET、De Beers、Georg Jensen解讀愛情就很含蓄,都只取了交錯線條來比喻相知相守。相較於過去那些由珍稀寶石所寫下的愛情故事,在珠寶中愛情的未來模樣簡單多了,或許當世代變得越來越複雜時,純粹,才最能讓我們牢記初衷。

       珠寶產業向來特別,設計師或製作工匠幾乎高達九成都是男性,但配戴者 (也可以說是收受者) 卻有百分九十都是女人,偏偏女人追求的總不只唯一,除了理性方面克拉數要大,在感性上也得有意義作註解,而男人身處於珠寶領域時當然得深闇此道,也漸漸發現,一旦當“愛”成了名字,便能輕易買得女人心。

 

愛 是名字

 

  Harry Winston 先生最著名的一句話:「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將鑽石直接鑲嵌在女人肌膚上」,此創辦人最高宗旨始終很成功實踐於Cluster 鑲嵌技術上,此種鑲嵌法是完全以鑽石原型來作設計,而非一般先畫設計稿再來尋找適當寶石,也正因如此, Harry Winston 大件項鍊尤其服貼,但最成功作品仍首推 Mrs. Winston 系列,此系列是向Harry Winston 先生的夫人-Edna 愛德娜女士致敬之作,以創辦人希望將鑽石鑲嵌於摯愛肌膚上的期望來作發想,你可以看見高達175顆鑽石全都以它們自身最美形體,枕形、馬眼、長方、圓形明亮…,分別各自被安放在最適當位置,而此系列也是「Ultimate Adornments 錦領」頂級珠寶系列中最受歡迎子題,想必是因為有愛為名。

 

   而另一為愛痴狂的品牌創辦人則是Frédéric Boucheron先生,當他第一眼看見Gabrielle時便立即陷入愛河,由於Gabrielle特立獨行,總是穿著不合於習俗的前衛服裝,因此愛旅行的他取其為妻後,便經常從世界各地採買特別布料贈與妻子,而Gabrielle也以誇張飾品搭配,因而成為Frédéric Boucheron先生的謬斯女神。其中最著名作品則是他在1888年一次遠行前一晚,設計了一款Serpent蛇型項鍊送給Gabrielle。蛇在歐洲是守護者的象徵,而Frédéric Boucheron先生希望這條項鍊能代替他守護摯愛,即使到了今天,BOUCHERON仍不斷以此Serpent手稿為發想來設計全新作品,而最新Serpent Bohéme系列可說是1878年的簡化復刻版呈現。

 

才華 是血液

 

  科學報告的確證明男人多用左腦思考,以理性為出發,而女人由右腦主宰,以感性為訴求,但若說女人都只追求愛也偏頗了,畢竟現代女性才華出眾者比比皆是,於愛之外,她們也在藝術,時尚...等各領域實踐夢想,而珠寶創作裡,正有無數刻畫著女人們逐夢的設計作品,很是激勵人心。 你當然可以說 ,GEORG JENSEN 極簡意象和它的北歐民族特性有關,但其實首席設計師 薇薇安.朵蘭(Vivianna Torun) 本身的人文特質,才是品牌風格關鍵點。Vivianna Torun 最初並非從事珠寶設計而是銀雕藝術家,由於她深受東方宗教哲學影響,後來更搬到了印尼居住,並且加入慈善組織訓練當地居民成為藝術工匠,也正因她此種為善精神,所鋪陳的那些冷冽線條中,更多了一種圓滿氛圍。 GEORG JENSEN便以 Vivianna Torun 為靈感推出了RUNA系列,而RUNA正是她母親之名。

 

   相較於設計師影響著GEORG JENSEN品牌風格,Dior 經典符號來自於一段友情。Dior 先生摯交好友 Mitzah Bricard 是50年代巴黎一位非常具有影響力的社交圈名媛,獨到品味讓 Dior 先生時常以她為靈感來作設計,而 Mitzah Bricard總以豹紋絲巾來遮住手上疤痕,沒想到後來竟成為她個人標誌,而Dior 先生為此著迷,甚至往後Dior 所有豹紋設計皆以Mitzah統稱,而珠寶首席設計師Victoire de Castellaneu深受此段友情動容推出了 Mitzah 豹紋戒指。

 

   Tiffany則是選擇時代icon來為作品註解,設計師Jean Schlumberger以時尚雜誌總編輯Diana Vreeland為靈感,設計了一款名為Trophy胸針,此胸針以鉑金與18K金鑲鑽來刻畫軍事戰袍,底下盾牌則鋪鑲有橢圓形紫水晶與蛋面紅寶石,外圍再以藍色與金色琺瑯框飾而成,藍灰色琺瑯來詮釋武長弓、箭矛,以及斧頭。Diana Vreeland 曾說: 「Jean Schlumberger為 我而設計的Trophy 胸針,象徵著在戰爭中戰士們驍勇善戰的勇敢精神,只為讓那些處於危險的美麗女人們永保安全。只要一件Schlumberger的作品,就能讓室內驟然生輝」。

名氣 是嚮往

 

  你或許有所不知,在珠寶界中有個隱性的歸類法則,那就是將珠寶分成「投資標的」和「情感訴求」兩大項,而幾經統計證實後,情感訴求標品可是拍賣會上首屈一指的常勝軍。而這些競標物即使鑲嵌並非罕見,為什麼一旦被名人配戴過,最後落槌成交價卻可以遠勝過珍稀寶石?因為嚮往。我們生活無法如名女人一樣燦爛,卻能藉由佩戴,和她們的過往美好因此而靠近一些些,哪怕只是指間上的一朵小小盛開,都能為平凡多了點綻放。而說到嚮往,其追隨眾數者大概很難有人能超越香奈兒女士吧!她的斜紋軟伲、小黑洋裝、珍珠項鍊、2.55包…,即使時至今日依舊讓人趨之若鶩,就好像是通往品味的許可證,擁有了,才足以稱為優雅。2016年「Les Icones de CHANEL」系列以彗星、羽毛、山茶花所有香奈兒女士最鍾愛經典元素為主題,還採用了她身平第一場頂級珠寶發表會主角-鑽石來作貫穿,可以想像香奈兒粉絲們已蠢蠢欲動搶購這張Passport了。

 

   時尚界由香奈兒女士稱霸,珠寶界龍頭當然是溫莎公爵夫人,幾乎各大品牌都曾以她為繆司來創作,不過最經典的還是Van Cleef & Arpels,因為是溫莎公爵夫人直接向美術總監Reneé Puissant提出想法,而Van Cleef & Arpels也真的為她設計製作,其中Zip項鍊和Cadenas腕錶便是最著名代表。前者以飛行員夾克和船員制服上的拉鍊為靈感,同時也象徵30年代女性開始挑戰傳統,爭取獨立自主理想的女權意識抬頭,而後者重點在錶扣,纏繞式設計象徵溫莎公爵與夫人繾綣了一輩子的情感牽絆。

 

   而BOUCHERON則是以創辦人的恩人為題。1893年時,拿破崙三世地下情婦卡斯提格里昂女伯爵 (Castiglione of Castilione) 將凡登廣場 26 號此自身居所送給了Frédéric Boucheron先生,這位女爵雖然愛情生活備受爭議,但她的美貌和華服卻在當時巴黎堪稱為最出名代表,而「Paon de Lune月之羽翼」系列便是以她為靈感所作創作,其中海水藍寶和鑽石羽翼,完全刻畫出女爵晚年只出沒於夜晚,如深海般難測的神秘面貌。

 

皇室 是光環

 

   傾心於名人生活,那是一種在後天環境上的嚮往,某種程度上也有著自我激勵的鼓勵意義,但對於皇室,則是關於血統和出身的期待,就好像命運之神在人生起跑點才開始,便已經決定誰勝誰勝負,而我們希望自己正是那位贏家。 被稱為史上最美麗王妃的葛麗絲凱莉 (Grace Kelly),與摩納哥蘭尼埃親王(Prince Rainier)的愛情故事一直被浪漫的流傳至今,以她為靈感的珠寶作品不盡其數,但比較少人知道她對玫瑰情有獨鍾,醉心園藝植栽甚至還出版過花卉相關書籍,而在與親王結婚時,甚至有一種銀茶玫瑰以“Grace Kelly”命名來祝賀這場世紀婚禮。

 

   而在珠寶界同樣深愛玫瑰者當然以PIAGET最出名,伊夫伯爵先生(Yves Piaget) 先生終身投入玫瑰培育,日內瓦國際新品種玫瑰競賽 (International Rose Competition in Geneva) 在1982年時甚至將冠軍玫瑰命名為Yves Piaget玫瑰,而此擁有高達80片花瓣的罕見品種如今更成為經典DNA,不斷在品牌作品中以各式姿態出現。 而在2014年時,PIAGET曾為了向葛麗絲凱莉 (Grace Kelly) 致意,大舉資助葛麗絲王妃玫瑰花園(Princess Grace Rose Garden),今年PIAGET決定再一次喚醒,人們對於此位堪稱史上最美麗王妃的記憶,以她為靈感設計推出了「Mediterranean Garden地中海」高級珠寶系列,雖然一樣以玫瑰為題,但因為核心人物為皇室成員,比起過往採用了更多珍稀寶石,但風格卻明顯內斂,和葛麗絲凱莉的低調優雅如出一轍。

 

   而同樣和摩納哥皇室關係非淺者則另有 Van Cleef & Arpels,自從1956年開始便一直是「摩納哥公國御用供應商」,而於現任阿爾貝二世親王(Prince Albert II)大婚時,便以其妻子夏琳王妃(Princess Charlene)的游泳選手背景為靈感,設計了Océan可轉換式項鍊,今年又推出Pangée系列重新演繹渦紋主題,比起當時為皇室婚禮所打造珠寶,Pangée系列更多了一種現代摩登風格。

以緞帶繫予承諾

 

  一體總有兩面,所遇之人在此刻看來完美,但若易地換了時空背景,或許便成了遺憾,就如承諾。互許誓言是對彼此的堅定愛意,但它同時也是責任,而此任何其重矣,因為你必須付出終生來實踐。倘若,這段相互綑綁的交織變成了緞帶,是否,纏繞便不再是糾結了,而是一份禮物,而拆開後妳手中所執,是另一半此生不渝的承諾。許多品牌便將主石周圍的鑲嵌座台設計成繩結,就像緞帶包覆主石,一來求婚戒像極了禮物,二來因為周圍多了碎鑽鑲嵌,主石於是更具份量感。

 

星芒在軌道中運行

 

  若以平面俯視,一般求婚戒戒圈寬度往往比主鑽高度更細,以相差懸殊比例來襯托主石份量,戒圈越細,顯得主石克拉數越驚人,整體風格也比較偏向女性化。但有些新娘並不熱衷此道,不沉溺於此種大克拉數競賽,於是品牌們除了主鑽大、戒圈細的傳統經典款式外,也紛紛推出了戒圈寬度幾乎與主鑽高度相同的款式戒指,而戒圈加寬後主鑽就像星星在軌道中運行,風格較為中性,能滿足另一派個性化新娘。

戒圈一樣是主角

 

  若把婚戒視為一場展演,戒圈好像天生就是為了襯托主石而存在,所被安排戲碼全是引子,是讓主角最後能閃耀登場的一連串鋪陳,戒圈往往淪過場篇章。但再怎麼說,戒圈所佔比例還是比主石多了好多啊,若此部分也能成為另一段精彩,整齣戲碼不就全是高潮?品牌們也有此思維,開始在戒圈上角力設計,刻上了品牌字樣、以自家獨門技術塑形、或是直接破壞平滑曲線,而是有稜有角…,但無論如何,我們指間所上演,重頭到尾毫無冷場。

 

側面也很精彩

 

  究竟怎樣才能稱得上真正奢華?克拉數越大、寶石種類越罕見、鑲嵌技法只限獨家,或是工藝技術何等困難…?的確,這些都是衡量標準,也全是比較法則,但奢華定義不該只是這些理性思考,情感因素也很重要,譬如看不見處的堅持、比如容易被忽略處的不放過。我們欣賞戒指時就如看錶,多半只注意正面,但人是活動的,總有瞥見側面時,倘若戒指側面也是另一片風景,這意料外所得之美才叫人驚喜。奢華真諦正如是,經得起各種角度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