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evertisement

De Beers

De beers 光之舞-3
De beers 光之舞-2

  在 光 裡 漫 舞 

 

         De Beers 推出新作了,曲目為「Aria」。不過,於此我們別急著揭開劇幕,而是先回溯2011年,同為設計首席Hollie Bonneville Barden所操刀打造的「Imanginary Nature」頂級珠寶系列,而後再聆聽「Aria」時,你才會和其中音律有所共鳴,否則音樂家才華再洋溢,所譜之曲也落得空有精彩而尋無知音。 向來以鑽石最大供應商著稱的De Beers,在創辦人Cecil John Rhodes 於1902年去世時足足掌控了高達全世界90%比例鑽石產業,憑著無論品質或數量條件皆如此得天獨厚,品牌在市場上成績始終亮眼。但隨著消費者鑑賞力和專業知識長足精進,漸漸開始以收藏角度選擇珠寶作品,而不再像以往只是單純購買,於是即使有著鑽石最大供應商背景,De Beers 也漸漸在競爭激烈的珠寶市場中舉步維艱。 而正當路途備感艱辛時,一場幸運的相遇發生了。 28歲,畢業於英國聖馬丁珠寶設計學系,貌美正開在青澀才甫凋零,而成熟正要綻放的年輕女子-Hollie Bonneville Barden,因為才華出眾而被 De Beers 邀請為品牌書籍創作插畫,沒想到畫布上的精采,卻讓De Beers驚豔甚而延攬加入設計團隊,而Hollie首次全系列作品正是「Imanginary Nature」。

 

       記得第一次眼見 Imanginary Nature 別針呈列於櫥窗時,不斷頻頻回首:「這是 De Beers嗎?」,實在太不像過往輕輕柔柔的小品風格了。就像花吧!在萬般姿態中,盛開從不會是首選,反倒是花兒初開時的含蓄總獨受De Beers青睞。但Imanginary Nature 不但未見一絲羞怯,反而像極了花瓣在核苞裡沉淺太久,迫不及待向眾人炫耀她有多美,每一片綻放都充滿了力道。而就工藝技術層面更是精彩萬分,僅僅一枚戒指,便同時有明亮式切工鑽石與密釘鑲、梨形切工鑽石與爪式鑲嵌,以及長方形切工鑽石與夾式鑲嵌三種組合,讓眾人完全不敢輕視Hollie這位年少設計師,因為她在「鑲嵌技巧」與「鑽石車工」兩者之間的安排,已達爐火純青之境。

 

 

 

       不以沉睡來形容 Hollie 加入前的 De Beers,因為在輕柔筆觸中仍然能讀得精緻。但確實,Hollie 帶領品牌邁向了一個截然不同的全新世代,我們驚豔De Beers不只會書寫小品,更能創作出磅礡史詩。但第一次出征便勢如破竹,無論對品牌或設計師而言絕對是最大壓力,就如年輕導演首次執導便一舉拿下奧斯卡最佳影片殊榮,在備受高度矚目的高壓下要如何維持水準同時確立風格,才是真正考驗開始。 如果說 2011年「Imanginary Nature」宣示了De beers邁向全新時期,那麼,2014年「Aria」頂級珠寶系列則是品牌定位更加明確的分水嶺。延續Hollie獨有美學觀點,此次依舊可見剛柔並濟的詮釋方法,但不同於 Imanginary Nature 剛中帶柔,Aria像我們展現了一種柔中帶剛的靜謐美感。

 

     首先,在Signature作品中,以重量由0.15起至0.3克拉的主鑽為中心,白K金鑲座被切割成八片半月形狀,每片再以不等高位置接合,並且間歇選擇其中三片密鑲鑽石而不全數鑲嵌。如此一來,高低層次增添了動態感,而有所取捨的鑲飾鑽石又讓作品有了呼吸空間。就如光吧,烈陽總令人無法直視甚至避而遠之,但藏雲裡的晨光,時而露,歇而沒,光線就像在漫舞,讓我們不自覺想隨之追逐,只為能抓住那一絲美好。 再者,Prestige 子系列主鑽增至0.3至1克拉,整體更具份量,但此時Hollie卻採用鏤空方式,也就是不像Signature片狀堆疊,而是以線條來打造最外圍部分,如此一來不但視覺上輕盈了,更令人感到欣慰,De Beers雖以Imanginary Nature十足的爆發力一鳴驚人,卻並未因此而忘記「女人」此中心精神。於是,我們依然能身戴柔美。 最後,High Jewelry 和全新 Aria 腕錶則完全展現了珠寶頂級工藝技術。以 De Beers千禧藍鑽(De Beers Millennium blue)為靈感,工匠將砂金石手工精雕成半月狀,將此鑲於原本 Prestige 中的鏤空部分,可以說是同時結合了 Signature 與 Prestige 最精彩部分。「這是極致的創意表達,深藍砂金石的神秘感,與鑽石的純淨亮光,編成了一場結合動態、生命力和光影的精彩舞蹈。」Hollie如此形容。

 

(刊載於ARCH)

De beers 光之舞-5
De beers 光之舞-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