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 with Master

 Workshop Master

CHAUMET

 Pascal Bourdariat 

     第一眼見到 Pascal Bourdariat時,便融化在他瞇得像兩道彎月的笑容裡了,畢竟身為超過 230 年皇室珠寶品牌 CHAUMET 第十二代工坊傳人,是可以很高傲,有距離的。「你一定是間諜吧 !」當我最先提問在品牌之下以及身為自己公司的老闆,這兩者之間有何不同時,Pascal 卻這樣反問。不能否認當下著時嚇了一跳,擔心是否侵犯到了受訪者隱私,但隨即 Pascal 便大笑「It’s a French Joke.Dont worry about it. lets start again.」,現在想起來還是好喜歡這段法式開場白啊,當時緊湊如打仗的巴黎古董雙年展採訪行程,心情緩和了好多。

 

    「這兩者當然是很不同的。在自己所帶領的公司裡,創意可以被完全發揮,設計可以很快,也能充滿個性,但到了品牌之下,資源來自於品牌,創作也為品牌,而品牌更有自己的故事要說。方向、價值、定位…,所要兼顧的面向太多了」 Pascal 如此回答我最初被他法式幽默回絕的第一題提問。「那麼會因此感到受限嗎 ?」我繼續追問。Pascal突然聲調有些升高「of course not!」,「 ” Team Work ” 正是我加入 CHAUMET 之後最樂在其中的一部份了。有時設計師創意過於天馬行空,而我的責任除了要讓他們了解實現的可能性,就專業給予建議幫助他們完成理想,同時也必須針對工匠們專長將之安放於最佳位置。當那些美麗草圖一一被打造成真正珠寶,然後再看見客人眼見作品時臉上所掛愉悅表情,那就是我的動力來源」。「我很高興妳注意到了 Claire Deve-Rakoff 加入 CHAUMET 之後我們變年輕了,但我並不會只以 ” 年輕 ” 來看待此改變,應該是說設計面相更廣了,不再只是皇室,年輕女孩也能在 CHAUMET 裡找到所愛」。

 

    面對 Pascal 好似從未經歷低潮談著自己,我不經問道:「難道你從未有過瓶頸期?」「Never!」 Pascal 又再一次溫柔卻十足堅定回答。「很幸運即使在加入 CHAUMET 之前,我始終製作的是 Unique Piece,每次創作都是從新開始,全新挑戰而加入CHAUMET 之後,我也會針對客人設計提出看法,再專為這個作品研究製作,完成也同於結束,製作方法可以說是同時銷毀,因為不會再複製到下一件作品上了。總是不斷重新開始,因我真的從未曾倦怠」。Pascal看著我一副不相信表情反問:「是我們作品不夠好,才令你對珠寶編輯生涯倦怠嗎?」面對第一次被受訪者反問頓時不知所措。Pascal對我說:「Young Lady, Please always remember it’s just a job .If you still have passion in yourjob, the you have to do is to find your life.」 聽到此回答時眼淚抑制不住奪眶而出,而在場 International Press Manager Stephane Taiwan Marketing Doris 也都落淚了。

 

      或許每個人各自所處階段都有些難題,Pascal 雖然不知道我們經歷為何,但他提醒我們,再怎樣都別忘記「Life」而非 Live。最後我問 Pascal 若能穿越時空最想和誰相遇,他回答了 Clint Eastwood。這答案和 Pascal 在採訪過程中所給予我的印象完全符合。Pascal 和 Clint Eastwood 一樣,都未曾受訓於珠寶和電影專業訓練,毫無老師,完全靠自學而後一步步努力才有如今成就,而他們位高時與處低位時卻同樣謙遜,生活也始如初。「Step by Step」,這是 Pascal解讀自己人生所下的標。Pascal 謝謝你,雖然你不在我的生活圈裡,卻給了我前所未有的鼓勵和提醒,深信這是上帝所特別安排指引,而此份幸福若不透過你,我是無法被授與的。你說的會為了我來台灣,請務必記住我們的約定。

 

(刊載於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