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LGARI

Adevertisement

BLGARI 建築界裡的柯比意-1-1
BLGARI 建築界裡的柯比意-1-2
BLGARI 建築界裡的柯比意-2-3
BLGARI 建築界裡的柯比意-2-4

  藝術.建築.寶格麗

       從小旅行次數雖不敢說頻繁過人,但地點特別倒也深深影響了職志。小學畢業時,母親贈與了歐亞非之旅,在第一次旅行經驗中,無論是埃及金字塔壁畫、土耳其教廷艷彩迴廊、或是希臘神殿巨像…,全都帶給我好大震撼,於是決心長大一定要從事藝術相關。而年紀漸長陸續遊歷了德英日法等其他國家,在深究各地風俗而倍受感動後,更堅定了將來工作一定要能體驗異國文化。不過,真正確立“要做珠寶編輯!”,是在義大利。 義大利很奇特,從古蹟建築到街道巷弄,印入眼簾任何景色都能寫進小說,但你卻不見他們精心呵護,甚至為這些美麗憂心,會不會很快因天災人禍而損毀崩壞,對於在細節上處處講究 “精緻” 的珠寶產業而言,這種“不精緻”的民族特性實在互為衝突。但我仍記憶猶新,當地珠寶店裡那些狂放,甚至可說是張牙舞爪的大膽設計卻令我驚艷不已。那是我第一次體會到甚麼是珠寶領域裡的“化虛為實”,也就是從那時起,便就此跌入,即使苦於學無止境,至今仍貪溺其中只怕錯過最美。

         

       如今世界融合,已難將珠寶風格清楚劃分,但即便如此,祖國文化依舊左右著風格主軸。就拿「自由」來說,近年來流行以不對稱線條強調設計“無所限制”。這的確讓珠寶更有趣了,但這所謂的自由設計,仍然可見一些遊戲規則藏於細節裡,比如「顏色」。在法國或是英美珠寶品牌中,你很難發現單一作品超過三種以上配色,線條再狂放不羈,依舊是在此框架下玩遊戲。他們是變叛逆了沒錯,但骨子裡卻一點也沒變壞。不過,義大利珠寶品牌可就十足任性了,而誰最能精湛演繹此個性?當然非寶格麗莫屬。 座擁「彩寶之王」冠冕已無須多加贅述,我們就能知道「顏色」勝過一切。寶石專家會在國際市場中尋找珍稀原石,舉凡哥倫比亞祖母綠、緬甸紅寶石、喀什米爾藍寶石,寶格麗皆握有優先挑選權。但真正精彩的彩寶故事,是在取得之後才正要開始…。


         

    寶石專家取得珍貴寶石後,便會將它們放於信封交給寶格麗第三代傳人Paolo Bulgari,而當 Paolo Bulgari 打開信封第一件事是閉上雙眼將寶石握於手心,感受它們是不是“寶格麗的珠寶”,若非,便捨棄不用。這聽起來實在不可置信,但親身體驗那些座落於米蘭、羅馬古蹟,是如何隨性與歲月相伴走至今日,你便能理解,即使是最奢華的珠寶品牌,因為流有義大利血統,感性,凌駕一切。

 

    寶格麗認定的珠寶,必須是讓配戴者感到愉悅、開心的,「Pleasue for fun」是最高標準。Paolo Bulgari篩選之後,設計團隊便將所有寶石放於蠟盤上中大玩「排列組合」,它們完全無 precious 和 semi-precious stone 貴賤階級之分,設計師們只見「顏色」,腦海中只想著如何排列出「藝術品」。當然,在感性背後,端賴珠寶工匠們複雜而嚴謹的工藝技術,才得以支撐起寶格麗的彩寶王國。而除了顏色是最大辨識度,「建築」則是寶格麗另一顯著風格。 早在Sotirio Bulgari創立寶格麗時期,就已大量取鑑羅馬建築美學於珠寶設計中,無論是文藝復興、中古巴洛克、二十世紀 Art Deco,或是現代藝術,都烙印於每一時期創作,而建築又最能反映當代藝術,於是透過寶格麗充滿建築語言的珠寶設計,我們可以看見古羅馬文明、60年代美國普普藝術、義大利 Dolce Vita、80年代龐克搖滾…。

 

    而建築與珠寶本質相同,作品精彩與否,都取決於設計者如何在線條掌控中,將自然光與色彩組合出極致美學。體積、比例、配色,一旦差之毫釐便失之千里,寶格麗不畏建築之題有多難,為我們在頸間、耳際、腕上,建蓋了無數鑲嵌著珍稀寶石的華美建築。不只是彩寶之王,更是珠寶領域裡的建築大師。

 

(刊載於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