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 with Master

 High Jewellery Senior Marketing Director 

BVLGARI

Giampaolo Della Croce 

      (以下 ”J” 簡稱 Jocelyne,”G” 簡稱Giampaolo della Croce)

 

J : 從您加入BVLGARI這27年來,所有系列當中您個人最喜歡那一個系列?原因為何?

G :在那麼多精彩作品中若真只能擇一,那麼Serpinti會是我的首選。高級珠寶並不只是一件奢侈品。每件作品其實都 像是自成一格得小宇宙,有著獨特的美麗和內涵,而一個創作理念,設計師的想法,甚至是你所見當中所有罕見寶石,都是為這件”新生兒”注入生命的重要靈魂,而我之所以這麼愛著Serpenti正是因為她不只是展現了何謂 ”義大利”風格,其中那些奔放、大膽、超過上百種的顏色排列,以及有色寶石鋪陳,更徹底符合所謂的BVLGARI精神。再者,每個項鍊,耳環,戒指手鐲,全都以古地中海文明來做為創作靈感,卻又融入當代設計而有不斷變化,配帶Serpinti就像在玩遊戲那樣有趣。

 

J : 在您的銷售經驗當中,曾經感到最有趣、最感動,或是印象最深的回憶各為何?請您分享這些小故事。

G : 寶石,其實是一種”情感定義“它不只是一顆寶石。每當我著手開始為這些寶石做設計時,總是很興奮想把BVLGARI精神注入其中,而這也是我最想和客人所分享,讓他們擁有珠寶是一項永遠難忘的生活體驗而非只是買到了奢侈品。大約十年前吧,有一位好年青的小女孩,喔對了,她當時一身隨興又時髦的裝扮我到現在還印象深刻,當時羅馬Sales打電話來,請我為這位年輕客人帶些紅寶石,她要為母親挑選禮物,而我後來帶這位小女孩去了BVLGARI珠寶工坊,讓她親自展現為自己所挑選的珍稀寶石,選擇最適合鑲嵌方式的能力,讓她完全成為這戒指的珠寶工匠,她興奮告訴我,這份送給母親禮物最大意義是她親身參與了創作過程。從那時開始往後每一年我生日時,都會 收到一束和她當時所挑選一模一樣的紅寶石顏色紅玫瑰花,而她數年前結婚時所佩帶作品也是和BVLGARI設計團隊一起創作。

 

J : 對您而言,寶格麗先生是一位怎樣的老板呢?或是他對妳而言不只是老板而是更具意義的角色,而那是什麼?寶格麗先生對您影響最大之處為何?

G : 曾經我以寶石學家、珠寶鑑賞家自居,直到有機會在Mr. Paolo和Mr. Nicola Bulgari身邊學習後,我才明白寶石真正本質在於情感,他們教我如何去”感覺”並且耐心等待最合適的寶石來為它們進行安排,這樣才能展現寶石最美麗面相。而傾聽更是首重,把客人夢想幻化為真,讓他們因配帶了自己所夢想而快樂,而不只是一個 ”商品陳列 櫥窗” 。

J : 讓妳願意在BVLGARI任職長達27年之久最主要原因是?

G : 記得剛加入時BVLGARI全數員工來不到300名呢,但今天我們已經足足超過四千位了,我就好像從小跟著他們一起長大,除了在專業知識上無數的學習機會外,更可貴的是懂得如何感性體會珠寶世界。設計、創意、工匠、工藝、客戶…,每一個環節都是一個全新際遇、情感連結,而這是最令我興奮並且深感吸引的主因。

 

J : 請妳與我們分享和Lucia Silverstri(BVLGARI寶格麗珠寶創意總監)的合作過程,妳們之間是如何彼此協助,您會就市場面給予Lucia Silverstri意見嗎?

G : 打從第一天與她一起工作,Lucia Silverstri便是我的良師益友,我們就像一起在珠寶領域裡環遊世界,共同分享如何熱愛寶石,與Mr. Bulgari坐在工作桌前討論作品時,我們會為它們注入各自經驗,而 Lucia Silverstri 則最具天賦,能找出各種寶石之間的平衡感。喔對了,最後我想補充,他們最大夢想是客人的夢想、生活型態,以及熱情完全注入到BVLGARI作品中。

 

(刊載於ARCH)

 Brand & Communications Managing Director 

BVLGARI

Giampaolo Della Croce 

      一開始並沒有認出Sabina,只注意到這位約莫170公分的高挑女子,普通的白色襯衫,領口卻單憑精準縫線就挺直不已,常見的貂皮外套,卻因肩線加寬的少見立裁而有了西裝俐落感。整體看似簡單,細節裡卻一切都很不簡單,這若非法國女人,誰能有此功力。但後來故意放慢洗手速度,從鏡中瞥見Sabina整髮時那股果斷霸氣,我又遲疑了,難道她來自義大利?」。而在我回神認出,向前表明媒體身份並想多聊時,Sabina優雅卻也很直接的說:「歡迎妳來,不過…我們等會兒再好好聊吧!」。當下我意識到,即使來自浪漫法國,但在阿諾先生(LVMH集團CEO Bernard Arnault)強勢作風下,當面對寶格麗這樣百年家族企業時,Sabina勢必肩負使命而使得她必須果敢。

 

     「挑戰?你們看來寶格麗最有價值的,也正是我最大挑戰」,Sabina在回答第一個問題時,雙眸裡藏著盡是千言萬語。「當然,我很幸運,無論文化或藝術,寶格麗全是說不完的故事,但要如何用新的詮釋方法,把這些早已流傳許久的故事說給女性聽,她們甚至來自中國、日本…等亞洲地區,這就是我最難的課題」。「所以妳的解決之道是?」,Sabina無半點遲疑:「必須非常清楚,知道品牌有著甚麼樣的過往傳奇以及DNA。就像Serpenti吧,金匠技術造就了傳奇,原來在古埃及被視為不祥的蛇,如今卻透過工匠師傅之手而成為珠寶圖騰,這就是寶格麗的DNA。將歷史傳統和現在創意兩相結合,這就是我的解決之道。」

 

      繼續談到因為行銷市場激烈,頂級珠寶品牌紛紛開始出現入門款式,Sabina略顯嚴肅說:「正如妳所言,這其實有點危險,頂級珠寶確實hard to sell,但很有可能品牌核心價值也因此eary to lose」。「怎麼取其平橫呢?」我問,「我們當然有B.zero1這種較易入手款式,但這絕不是為了市場而生。在櫥窗裡,我們只陳列頂級珠寶,因為那是寶格麗建造的”夢”,我們要讓人一眼就看見華麗夢景,而這就是我們品牌核心」。一路談著挑戰,討論市場競爭,我頓時覺得好煞風景,和充滿詩意的頤和園安幔珠寶展地一點也不合調,於是趕忙轉換提問:「那目前為止你最快樂的成就感呢?」,Sabina突然笑得燦爛:「我讓寶格麗認識了一張新面孔Carla Bruni!她是歌手、演員、模特兒,而身為總統夫人更讓她清楚如何在社交場合中發光。一個女人能同時詮釋多種角色,這正是DIVA系列想說的,不只適合禮服,穿著牛仔褲一樣能戴。夠有自信的女人,無論怎樣的珠寶她都能駕馭」。

 

      我對Sabina表達這次DIVA形象廣告和以往的寶格麗有點不一樣。多了一份自在和”動態”結果Sabina竟然笑出聲音:「是嗎?我好開心妳注意到了,我最不喜歡靜物了,我要Carla Bruni開懷笑,隨性動,這才是Dolce Vita(義大利語意指美好生活)」。「寶格麗完全支持妳的想法?」,「完全同意呢!」Sabina揚聲大笑。「嗯,妳剛才問我,同為此系列另一謬思伊莉莎白泰勒和Carla Bruni有相同處嗎?其實不只她們,等下妳將看到的張曼玉,還有寶格麗形象大使章子怡,她們全都是自信而且堅強的DIVA」。最後,我請Sabina只能用一個字介紹寶格麗,她笑說,一個字那夠呢?「我給妳三個字:Italian、Magnificent、Color」。對了,回到前信,寶格麗和LVMH兩者自視甚高者相遇結果是?「程孔傾概如故」這是我的答案。

 

(刊載於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