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 台新銀行專刊

繁 複 堆 疊 

      工業革命以後人們在思想解放下產生了所謂的現代藝術,雖然現代藝術在創作上追求奔放而無界限,但真正思維上的改變,則是到了七零年代的「後現代藝術」才算是徹底解放。此時期藝術趨向反形式主義、反唯美主義 、解構主義,以及複合媒材,因此兼容並蓄的「繁複堆疊」成為各領域創作共同元素,尤其珠寶本就講究層次,到了七零年代便更發揮得淋漓盡致了。 BOUCHERON向來是層次堆疊高手,各種寶石透過工匠們千變幻化的切磨技術以及鑲嵌樣式,將大自然中動植物表現得栩栩如生。「L’Artisan du Reve工匠之夢」高級訂製珠寶中「Lierre de Paris巴黎長春藤」,以未經琢磨鑽石原礦,鋪陳芳登廣場地磚形狀,再對比鑲嵌於長春藤葉子上的鑽石切面,讓長春藤攀爬意象十足擬真。Louis Vuitton「L’ame du Voyage」頂珠寶系列以異國意象為主題,刻畫秘境花園和藍色瀉湖之美,工匠師傅巧妙將有色寶石鑲嵌穿插於鑲鑽圓弧線條中,宛若波光粼粼在女人耳際間閃耀。而BVLGARI約西元1975年所製黃金耳環鑲嵌有綠色碧璽和鑽石,表現梵蒂岡博物館青銅松果像,狀似植物卻又像微型建築,由側面看整件作品相當有厚度,即使只是小小耳環,依舊很有存在感。TASAKI《danger野性》系列透過創意總監Thakoon Panichgul天馬行空想像,讓含蓄溫潤珍珠另有了個性與野性樣貌。

 

奔 放 金 色 

    金色如此大膽色能在頂級珠寶領域中嶄露頭角,和七零年代女性主義抬頭有很大關係。於此之前,女人美麗只為襯托身邊男人地位,自然在飾品選擇上便含蓄婉約,但到了七零之後,女人們開始追求獨立自主,工作也不再是男人特權,思想上的解放完全投射於飾品風格上。於是,外放、誇張、張揚…,再也不是珠寶設計師們不敢觸碰的禁忌地,反而成為躍躍欲試的新嘗試。這股金色風潮,便從七零年代一路發展到現代,直至今日依舊有一群復古風格追隨者熱愛不已。不過,現代金色珠寶在線條上以筆直較為居多,不似過往那樣曲線繁複了。 在所有品牌中,BVLGARI的金色作品算是最能展現古董珠寶的原貌,尤其以「Monete 古幣系列」最為精彩,品牌第三代傳人Nicola Bulgari 在訪談中所言,做了最佳詮釋:「我們賦予這些古幣、這些過往歲月的遺物,一次新生的機會:不將它們束之高閣,而是改造重生」;Cartier最為經典且廣被熟知的「LOVE系列」由設計師Aldo Cipullo於1969年創作,才一推出便成為品牌代表作,除了一體成形設計顛覆當時流行的鍊條式手環,最主要是其背後浪漫含意打動了人們,LOVE手環需由兩人合作才能配戴,具體地詮釋了愛情忠誠。Piaget全新「Extremely Piaget 高級珠寶」則是七零與現代融合最佳代表,以傳統工藝重新詮釋黃金與寶石,其中「ExtremelyColourful 極致色彩」子系列將紅寶石、藍寶石、祖母綠、綠松石、紅色玉髓、黑瑪瑙、青金石...等各式有色寶石,與黃金與玫瑰金材質搭配,於經典之上賦予當代新貌。

 

 

繽 紛 色 彩 

      七零年代人們思想上的自由,當然最直接便反應在服裝風格上,而此時期最具代表性則為龐克文化,最開始只是一種音樂性的叛逆運動,而後則演變成了服飾顏色上的激撞,更有一股向傳統規矩配色挑戰的濃厚意味。而在珠寶設計上,當然也與服裝史同步演進,1970年代珠寶最高原則,越誇張、越濃艷、越是謂為主流,設計師就像拿到了一組前所未有的豐富顏料色盤,無論如何恣意揮灑也絕對有欣賞觀眾。 Louis Vuitton「Emprise 系列」品牌經典行李箱工藝轉化於珠寶系列當中,其中山毛櫸木、黃銅釘及帆布物料,全數蛻變為黃金、紫晶、檸檬黃石英或煙燻色石英及鑽石,部份款式更鑲嵌有鮮艷寶石。除了表現巴黎傳統美學,簡潔俐落線條與寶石就像複製了19世紀Haussmann男爵所構思的巴黎城市街道結構,以及Monceau公園附近大宅廳堂佈局及鏡子裝潢,令人聯想起法蘭西第二帝國時期節慶活動的歡悅氣氛,同時以流蘇帶出女性自由奔放的70風格。BVLGARI寶格麗La Dolce Vita甜蜜生活 1965年Bib古董珠寶項鍊,以黃K金鑲嵌明亮式切割鑽石,綠松石,蛋面切割紫水晶和祖母綠。蛋面切割以及顯著的色彩組合是寶格麗1960年代寶格麗經常採用元素。Pomellato「M’ama non m’ama」系列則是以撞色對比表達情人間濃烈情感。

俐 落 線 條 

     不只是服裝,舉凡音樂、繪畫、文學…任何藝術相關領域,走到了七零年代都發展出了全新樣貌,此階段從不抗拒標新立異,只怕你不夠大膽,而攸關一個城市美麗與否、定義風格的最關鍵元素-建築,當然也不能在新浪潮中缺席,不過七零年代的代表風格-後現代主義,所強調的是一種「少即是多」的減法美學,而其中利略筆直線條一路延伸到了珠寶領域。 BOUCHERON「HOTEL DE LA LUMIERE光之殿堂」靈感源自品牌歷史創作,共有八個不同主題的系列:Soleil Radiant燦爛千陽、Paon de Lune月之羽翼、Cascade de Diamants流光鑽石、Perles d'Eclat璀璨珠串、Halo Delilah光暈流蘇、Goutte de Lumiere光之滴墜、Les Messagers Celestes天堂使者、Fleur de Jour日曜之花,以全新當代手法詮釋,每一系列皆來自於光影中觀察到的不同面向,其中Soleil Radiant燦爛千陽將太陽照射時的筆直線條刻畫尤其寫實。Piaget「Extremely Piaget」頂級珠寶系列將70年代的顛覆性思潮發揮於珠寶腕錶之上,以大膽復刻設計呼應古老技藝。Harry Winston紐約都會系列則選擇了單一色彩鑽石,以建築意象來表現紐約時尚,即使無任何有色寶石多加墜飾,俐落線條簡約風格便已能讓配戴者整體裝束別具特色,正是七零年代所謂"少即是多"的最佳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