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 with Master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er

陳漫 

     只要是長期操作大頁面拍攝的編輯們,多半硬碟裡都藏有超過上萬,要進行拍照時,腦子裡便會立刻從檔案庫搜尋一遍,擷取出大師 A光影、融合鬼才 B構圖、加上新銳 C創意…..,將所有頂尖人才們的各自精采排列組合,或許讀者今恍然大悟,原來長期崇拜的時尚編輯是這樣抄襲大師而來,但請相信,大師們各自心中都有位大師,即使兩者所取對相同,所見也絕對不同,而那也就是編輯個人風格了。

 

    主角零瑕疵近乎假人,色彩飽和度極高,中國元素藏其中,這都是我們所解讀「陳漫風格」。而自己所收藏中,陳漫作品始終是心頭好,拿著他分別為張藝謀和張震所拍頁面好奇問:「怎會想到讓導演拿一碗麵?又怎會想到從屋頂上俯張震?這些構圖都是拍攝前就已經想好了?」 長期收集陳漫,如今終於能一償宿願採訪便忍不住連環發問,稍微先大想一下唄,但很多時候現場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樣,就見機行事吧!可能是因為學畫出身,要畫啥?腦子裡總有些概念,但後畫出甚麼,也總得看現場有啥唄。」陳漫用簡短果斷的北京口吻回覆。

 

     你曾說過“重複一種病”可見對於“重複”一詞並非正面解讀,但如今在攝影界確實已經有所謂“陳氏風格”難這不也是重複?」通常為了讓受訪者無所防備,不太敢訪問才開始便直接質疑,或許陳漫散發出一種“你敢問我就敢答的無畏氣息,我也就收起了台灣人慣有的客氣。「陳氏風格?那也是別人眼裡看到的唄,我就覺得自己很多變,現在都已經到第四階段了,像第一階段電影系列,我完全沒修圖,就按照媒體、觀眾、客戶想要甚麼我就拍。不過通常客戶都聽我的!陳漫大笑。「那要是有一天遇到客戶不聽你的呢?」,原以為他會被這種未曾遇過的假設性問題愣住,沒想到陳漫完全不加思索說;「就聽客戶的唄,不然哪來的錢買衣服呢?」此時她又笑得更大聲了,一直以為攝影師一但稍有名氣便不願與匠氣沾染,而 “商業” 一詞而遠之,但陳漫確肯定回答:「攝影本身就是商業行為」。「以前中國並沒有所謂的“攝影公司”但我從燈位、妝髮、修圖,甚至資源管理,將人員配置創建成完整系統。單就修圖來說,每位修圖師擅長也不同,訓練之後必須分別放在最適當位置才能有所發揮,我是中國第一個對外租棚的獨立攝影師,北京攝影棚就有 1,800平方米。」聽著陳漫完全以商業經營角度談論攝影,除了訝異她今年六月才剛滿 34 歲,更反思台灣何時才能有如此規模龐大卻分工精細的視覺藝術體制。

    若以過往採訪者背景來論,陳漫無論是資歷或是年紀絕非最頂,甚至可說是青澀,但她眼神中那股洞悉人的銳利度,絕對超過國際品牌總裁,或是全球頂尖設計師等級人物,在採訪她時,甚至有種自己被窺視打探之感。我問:「你這麼擅長透視鏡頭挖掘別人,似乎也很清楚自己身體,好像在鏡頭前面根本不會害羞,陳漫訝異回答:「害羞?為什麼呢?我從小就知道自己特色在哪,攝影師當然要會拍自己,否則怎麼拍別人呢?女人當然要先把自己搞美,不然怎麼搞美別人?」

 

    一位是目前全中國前五大明星級攝影師,一位是華語歌壇天后及演員,這卻是陳漫與鄭秀文第一次合作。陳漫拍攝結束後這麼回憶形容與鄭秀文的合作過程 : 「非常訝異她一身金屬配飾好酷走進攝影棚,拍照時卻笑得好開心,沒想到是這麼活潑的人,既能酷又能甜美。和鑽石好像,堅韌和柔美同時達到平衡」。

 

    最後請陳漫談談生活,「再怎麼著,還是以家庭為中心唄。最快樂的時候啊….圓滿完成心裡設定目標囉,倒也不一定大志大願,好比心裡想著一碗茶,一轉角竟有一間茶館,這夠令人開心了。有時過程美過目標。平時不拍照就畫國畫、練大字,裡頭很多禪意和哲學呢」。不管是她鏡頭下所操作畫面,別人鏡頭下所捕抓到的她,甚至看似簡單,所有細節卻都像被精心安排過的裝束,你絕會?認為陳漫極盡用心在營造所謂「陳漫風格」。但見過她對所長不謙虛,對所缺不隱藏的坦蕩之後,你便會想起李安所說:「不要去想個人風格,風格是讓沒有風格的人去擔心的」。

 

   或許吧,風格是才淺之人為了捉出線索硬是冠上,而才華過人者不過就是至始至終只說一件事 ---「自己」。

 

(刊載於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