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ed Daily News

            聯合報

    若一個品牌在某領域已極負盛名,當它要再跨界設計時,最後所承擔已非只是毀譽摻半,而是大勝與慘敗的極端值結果,就像 ZahaHadid 曾獲普利茲克建築獎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更被稱為“建築界教母”,但當她要跨界設計遊艇、家具、球鞋時,最先所面臨挑戰便是萬般困難的製作技術,若非做足了功課,那些展現於建築的過人天賦,在不同領域裡是很難大展長才的,這正是所謂隔行如隔山。

 

    再者,則是已富有名氣是光環更是包袱,高矚目度所隨之而來的,便是更高規格的嚴格檢視。因此,跨界設計絕非只是一句“拓展領域”如此簡單口號。而早在1926年從男性觀點出發,以一席小黑洋裝將女人從束腹馬甲中獲得解放,於服裝界早已引領群首的香奈兒,1987年時決定跨足鐘錶,而這只開疆闢土之士名為 "Premiere",她有著 2.55 菱格紋包經典元素-皮革穿鍊揹帶,這讓時尚迷們終於在腕間也能戴上品牌最具代表性 DNA,但其實此鏈結設計,似乎已為香奈兒製錶歷史中最大功臣- J12,默默鋪陳了序言。

 製 錶 功 臣   演 譯 珠 寶

 

    J12之所以讓香奈兒在製錶領域一鳴驚人,背後最關鍵點是「高科技精密陶瓷」,它的前身其實是「陶瓷」,最初用於建築,而且早在公元前三萬年舊石器時代就已經存在,但因為低密度和高硬度兩大特性足以媲美藍寶石水晶,香奈兒驚艷這無疑是絕佳製錶材質,於是結合鎢鋼、1,450℃高溫精煉陶瓷、鋯釔合金,最後研發出「高科技陶瓷」。此材質因為獨有的亮面光澤,讓黑不顯得沉重,白也不見冷冽,特殊的前衛科技感讓J12一舉成名。

 

創 新 語 彙    重 塑 經 典 

      2006年,Ultra 首次發表至今,無論是早期軟鍊節式戒指,或是往後所出現的硬節視款式,皆以鍊節式設計呈現,今年,香奈兒將之完全解構,也就是只取單一環節,並將其設計成主石,與過往直接將 J12轉化成珠寶相當不同,而高科技精密陶瓷也讓整體視覺份量感倍增。此外,圓中帶方的幾何圖形,將圓型的柔化輪廓與方形的鋼毅氣息,又組合出了 Ultra 全新風格。  我們總以為所謂經典,必須充滿艱澀慈會並且書寫磅礡,但最後終能雋永流傳者,往往是最簡單的,而 Ultra 為此,作了最好的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