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 with Master

 High Jewelry Disgner

 Anna Hu 

  「我對祂說的話可多了。上帝多好啊,怎麼瘋狂罵都行,還不用錢呢!」

當我看著Anna胸前掛著十字鑽鍊,詢問信仰對她何其重要時,怎麼也沒想到向來在媒體前宛如公主,連髮絲都像精心設計過的她,竟然給了一個這樣毫無潤飾過的答案,而在旋風短暫停留台灣行程中,卻還是硬擠了週四下午也一定要上教會和上帝說說話,眼見 Anna 談論著她與上帝,就像父母與孩子間那樣拉扯又緊緊依賴著。

 

    身為佳士得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珠寶設計師,才首次參展便於拍賣手冊目錄頁旁有完整刊載,並獲得特別報導 (參展當代珠寶設計師必須獲得多次拍售紀錄後個人簡介才會被刊登,在這之前完全不予掛名)、以台幣一億三千五百萬元「海胸針」創下佳士得全球當代珠寶作品拍賣最高價格、不丹國王婚禮為皇后設計耳環、受瑪丹娜欽點為電影《溫莎公爵夫人》打飾……。我問Anna在此戰績之下,每月、每周、每天是怎麼度過的?「我還真不知道怎麼回答。紐約、巴黎、香港…..,常常醒著看天花板,過了一會兒才想起在哪?」「不累?」我問。「NO!恨不得一天有48小時」。問及如何兼顧家庭時她告訴我:「我有老公」,一旁公關經理突然笑了:「她就像明星全球巡迴表演,她先生總是默默在幕後欣賞支持她」。

    好奇繼續追問 Anna 為何這次作品變得內斂?的確,早期作品發表時,「很多人發現我竟然只有三十歲時都感到不可思議,但打從一開始踏進的便是佳士得這些珠寶領域裡的最高殿堂,小品?我還真不會設計,我只會打造皇后。但珠寶本該一歲到100歲都能擁有,我現在打造的是公主,這是女兒給我的靈感」。最後問Anna怎麼看待很多人拿她與 Cindy Chao 比較。「就像紅酒與威士忌,各有所好而已,Cindy的作品很美,少有筆直線卻充滿力量,就像威士忌,剛中帶柔,我的設計裡卻有大量線條,柔中帶剛,像紅酒。」我的人生也像紅酒啊,滋味藏在後勁,當時手受傷無法再繼續小提琴生涯時,卻意外發現珠寶設計最適合我,音樂表演一次定生死,拿畫筆卻像作曲能不斷修改,這太適合我追求完美近乎強迫的性格了,珠寶是要帶給人幸福的。我期許自己像海,表面沉穩平靜,狂爛就留在海底吧」。

 

(刊載於ARCH)